房车家族知名歌手“草海”的音乐流浪之旅
小雅 小雅 2019-04-16 10:24 1227人已阅 0人赞过
草海在祖国不同的时空里已重复5年。带一把吉他,开一辆房车,5年来,草海唱遍了祖国每个艳丽的角落,吸引了万千粉丝。凭借这种房车的“流浪”状态,草海目前已成为房车届的翘楚,被冠以“知名歌手”之名。草海极具穿透力的嗓音,沉迷的人群,不同的演唱时空背景,构筑着不同的叙事文本,引人入胜。

第一次见草海,是在第9届中国国际房车露营大会举办完的第二天的傍晚。大批的房车队伍已离开,只剩下十几辆房车家族的车辆星星点点散落在夕阳下空旷的草地上。草海是驻扎露营地的车友之一。他正弹唱一首《凡人歌》,嗓音暗哑宽广,混着空气里的饭香以及绿草折射出的夕阳,让周边意境超然,引得路人沉迷、拍照。

这种情景草海在祖国不同的时空里已重复5年。带一把吉他,开一辆房车,5年来,草海唱遍了祖国每个艳丽的角落,吸引了万千粉丝。凭借这种房车的“流浪”状态,草海目前已成为房车届的翘楚,被冠以“知名歌手”之名。草海极具穿透力的嗓音,沉迷的人群,不同的演唱时空背景,构筑着不同的叙事文本,引人入胜。

2815033340687e9e601991.png

“音乐流浪”是颗种子,终将发芽

不像毛姆的作品《月亮和六便士》中画家保罗·高更极具戏剧性、违背社会伦理抛妻弃子地奔向艺术,草海的“音乐流浪”之旅,更顺理成章,水到渠成一些。虽然之前并未经过密谋策划,但“音乐”、“流浪”于他早已情根深种。在2005年第一次见到房车界前辈张广智的依维柯时,他的潜意识变成了明确的意念:“我一定会拥有一辆房车,并开始旅行。”所以当2012年,他离开了做了5年的工程项目经理职位后,他觉得他音乐流浪的“时机”到了,特别是当时他正在等待一家公司的合作信息。那段名正言顺的闲暇,让他的房车音乐流浪,消弭了不少“玩物丧志”的焦虑感,也缓解了父母对于“孩子前途茫茫”的忧虑。

​于是,在极小的心理负担下,他开启了他的房车音乐“流浪”之旅。2815040103018ef5c34808.png

音乐流浪的“坚持”,已成规律的生活

听完数曲后,便有人慷慨解囊,买下草地上代售的唱片。草海告诉我,靠这个他每天可以有千元的收入。

5年下来,他演唱的时空背景,不停变换。或在咆哮怒吼的江边,或在雾气蒸腾,晚霞艳丽的草原上,或在莽苍开阔的羊群前,或在蓝天戈壁的单调公路上,或在世界屋脊的西藏阿里,或是在醉意微醺的云南文艺小镇。

他的弹唱技术随着地点的变迁、岁月的流逝愈加洗练。每一次,他摆好乐器,调好音,深吸一口气,清清嗓子,松松关节,开始弹唱时,周边逐渐有人群围拢,他们开始叫好鼓掌。草海仰望夜空中的明月,闻到空气中飘散的美食香味,感到无尽的满足,弹唱得愈加热烈。

岁月流逝。厚厚的冰凌,漂浮过嘉陵江畔,不急不徐,他在弹唱;春风吹开了十里桃花,万里杨堤,他在弹唱;淙淙的溪水,映照着蓝色的天空,繁茂着岸边的夏草,他在弹唱;秋日朝阳热烈,天空高远,层林尽染,草海依然在弹唱。没有左右摇摆,不急不躁,仿佛通过了种种考验,只坚持他所弹唱的。

5年来风景依然惊艳,旅行依然伴随惊喜。房车音乐旅行目前对他来说已不是机械生活的调节剂,仅会带来感官的“新鲜”,而是一种规律的生活。他现在每个月份都有固定的流浪“目的地“。每年的7月到8月他会去呼伦贝尔草原,10月会去大理的双廊镇,11月他会去云南的腾冲和顺古镇,12个月到1月,他会去西双版纳。一年中有6个月来唱歌,就会有足够的收入

281504276e2e46449b1889.jpg

他去不同的地方演唱,在不同的地方积累了粉丝和口碑。目前他已经积累了1万多粉丝,遍布全国各地。西藏的阿里,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山,都有他的粉丝。他的粉丝中也不乏音乐专业人士,包括国家剧院的独唱演员、海外钢琴家以及音乐学院的专业人士等,他们都对他的演出有极高的赞誉。

街头演出是一种典型的“现场“演出。近距离与群众接触,跟他们进行眼神、肢体的互动 ,使演出者的身体更有活力,精神上的紧张得以更充分的释放。知名歌手乔伊利(Joe Ely)曾这么描述现场演出:”它是让你不断前行的动力,现场演出的两个小时,就像一个完美的宇宙,这宇宙没有任何瑕疵。“草海表示,多年的街头演出与群众的近距离接触,让他的表演得以精进,更富层次。

在不同地方“流浪“演出,给了草海丰富的感官以及与群众互动的体验。在路上,可能会遇到不同的风景,看到不同的人群,并且开车没有交通问题,也没有宾馆的问题,只是走到不同精彩的地方,拥有着不同让人铭记的夜晚。

房车音乐流浪,看似叛逆,实需“理智”

目前,草海的房车音乐旅行渐趋稳定,有了规律的演唱点,有了相对固定的收入,拥有从容的时间和金钱,继续他的音乐旅程。但是,在旅程最初的那段时间,他也碰壁不少,甚至被“请“进派出所。

关于被“请“进派出所的原因,草海戏称是因为:”法海不懂爱,城管不懂浪漫“。街头演唱的直接障碍是城管,一不小心就会被“驱逐”。按照《城市区域环境噪音标准》的相关规定,居民区域与商业区域在白天和业务都有规定的分贝上限,超过一定分贝如果被举报就可能会有城管找上门。

28150452a5e8fb88c59609.png

小有名气可以,以“自由”为质的大成名不可

积累了一定量的粉丝,也积累了一定的作品数量。《在路上》《车是我们的窝》《夜双廊》《哪里吹来的风》等作品也广受粉丝赞誉,歌唱技巧方面也日臻成熟。面对在音乐事业上要不要更进一步,博取更多名利方面。草海表示不会太功利,因为那样会迷失前进的方向。

曾有人想包装草海,想帮他找投资人,炒红他。还有人劝他开直播,搭上粉丝经济这趟列车。还有人劝他去参加选秀,一赛成名,均被他婉拒。当自由已成习惯,任何的束缚都成枷锁。草海说,他只想沉迷在自己自由的空间里,所以对于是否要进行推广没有执念,只是随缘。他不想开直播,是不喜欢那种隔着屏幕的演出状态。并且,他认为天天直播,天天求打赏,会掏空粉丝的激情。

并且,于他而言,在事业上的精进,是指自己成为唱得更好的人,拥有更多的作品,技巧得到更多的磨砺。做出来的曲,有没有达到自己设定的标准,这,才是最重要的。别人很好搪塞,而自己却无法欺骗。

所以他会选择演唱起来较为困难的歌曲。这样的歌曲唱久了,得到不同叫好群众洗练过,唱功会自然提升。他希望他的成功来得更水到渠成。因为太专注成名,会忘记手头上做的事情。

281505563f5c3d5b6f6950.png

房车旅行,与音乐创作的灵光乍现

关于房车旅行有没有给他带来音乐创作上的灵感这个问题?草海矢口否认。他认为任何创作的灵光乍现,都是建立在长期技巧与功力的积累上的。音乐创作是,任何行业都是。比如,牛顿如果没有物理知识的长期沉淀,砸头上再多苹果也是枉然;午夜的月光再美妙动人,如果没有音乐上的造诣,莫扎特也不会有神曲传世。

另外,他认为音乐是个专业性很强的东西,有时候跟生活经历并没有直接的关系。因为每个人都有生活,无论是宅在屋里,还是走遍大江南北。这二者对于创作带来的影响只是在写作的题材和开阔度上,而不能决定作品水平的高低。写出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这一经典爱情曲目时,陈钢还是单身。写出反映新疆少数民族风情的《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》时,他还从未去过新疆。所以,行万里路,有极佳的旅程和见识经验也不一定能写出佳作,写出佳作的也不一定都亲眼目睹过风景。但草海承认房车旅程带给了草海音乐创作的题材。他的很多歌曲都与旅行有关。

28164125daea48e17e2154.jpg





相关评论

发表评论

提交 验证码: 昵称: